徒现

ES,FGO,刀男,梦间集,梦百都有混(吃凉)迹,欢迎大佬安利太太´_>`

读《动物凶猛》有感

ps:选修作业来着,本想写800字就收手,然后又越写越多。讲真,感觉自己写读后感什么的真的好废,我的思想我的感情我的思考实在太空虚,导致这篇所谓的读后感有80%篇幅都只是在复述故事而已。最后5段纯属放飞,正式作业是没有那最后5段的,算是个不成气候的彩蛋?【什么鬼】

————————正文开始————————

繁忙的课业适时暂告一段落,在下一次忙起来前,我抓紧时间拜读了王朔先生的《动物凶猛》,原本只想匆匆翻页便算看完,可深入看下去带给我的思考越发沉重。

初看标题《动物凶猛》原以为是讲在动物世界发生的事情,当我看完后才知道这是一个以“我”的角度回忆十五六岁的自己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年兽性爆发的故事。故事的发生背景是文革时期,而故事的主人公和他的朋友身份特殊,是在北京“军队大院”生活的孩子,这种身世上的优势给了他们为所欲为的底气。小说以“动物凶猛”为主题,意指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所展现的兽性越来越凶猛,这与主人公的生长环境是分不开的。

小说里的“我”凶狠斗勇,抽烟、酗酒、逃课、拉帮结派打架斗殴不学无术,这样的人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看来都是非常十恶不赦,然而在“我”看来这些却是义气的表现。小说中有一处剧情:汪若海在院门口被“六条”截了,拍了几砖头,差点就“花”了。于是大家二话不说抄上家伙去另一所大院和另一团少年打群架。他们对落单的少年拳打脚踢,钢条不断地抽打,砖头不断地敲打少年的脑颅……画面透过文字触目惊心地浮现在我脑海,场面之凶狠和在原始森林凶猛强悍的捕食者单方面虐杀狩猎者无异。这群少年无知又迷惘,他们的前途早已明确,如主人公“中学毕业后我将入伍,在军队中当一名四个兜的排级军官”,这样的情况下,学习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于是兽性的本能主宰他们的大脑,暴力因子在躁动,他们沦为彻头彻尾的野兽。

小说还有一条感情主线,是关于“我”对米兰的感情变化。
“我”有个非常恶劣的不良嗜好,就是喜欢偷开居民的房门入室窥探他人的隐私,“我”一点都不认为这是犯罪,反而觉得自豪。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样用“万能钥匙”摸进了一间屋主不在的房子,进到少女的闺房,在房间里看到一张泳装少女在沙滩上灿烂微笑的彩色照片,那张照在“我”看来如此明媚、绚烂以至于令人炫目,尽管照片的少女——米兰后来一再认为是“我”看错了,那只是一张她穿着碎花连衣裙的照片而已。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我”最初对米兰是怀抱着对异性美好、高洁且理想的幻想,这时候“我”对米兰是极度迷恋却不失纯洁的。

后来“我”兽性逐渐显现,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在马路上主动拦截米兰由此结识了米兰。我经常在上学期间偷溜到米兰家,一旦敲门是听到她父母的应和声,“我”便落荒而逃,见不到米兰这点让“我”肝肠寸断,饱受煎熬,我变得多疑敏感,甚至怀疑米兰欺骗了“我”。作者把处于青春期的“我”的心理活动描写得淋漓尽致,这种感情类似于猛兽,只可关起来静静欣赏,一旦解放顷刻间便对周围的一切造成危险。

“我”把米兰介绍给了“我”的哥们儿,后来米兰渐渐和高晋好上,“我”觉得自己仿佛被遗弃,“我”变得失落,感觉团体不再以自己为中心,米兰眼里的人不再是自己。“我”渐渐厌恶起米兰,“我”对她的一切都看不顺眼,只要一逮着机会“我”就挤兑米兰,米兰因“我”的言行,对我也不再和颜悦色,“我俩”的关系再也没办法回到从前。

“我”由此兽性占据上风,人性泯灭。

作者叙述的切入点非常小,折射出来的却是一个庞大的社会背景。他的描写功底非常扎实,雄厚的文字能力把当时那个虚无迷惘的时代活灵活现地展现在我们脑海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野兽在巷道横行的猖狂景象,无知让他们变得空虚和无聊,以暴制暴成为他们义气和热血的信条。故事最后,被孤立的“我”独自一人在泳池游泳,被“六条”的团伙找上来寻仇,“我”饱受他们的毒打和折磨,没有人来救“我”,无力的哭泣和求饶结束了这个故事。欺凌他人的事情最终发生在自己头上,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故事整体叙述节奏松紧有序,有些在少年时代的“我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三观在身为读者的我们看来是如此虚无和可悲,青春本就是一个伴着疼痛和破除懵懂的过程,多年后,当我们回想起自己年少轻狂对别人做出的伤害,最终也只是在和别人唠嗑的时候笑笑云淡风轻地把一切归咎于自己年少无知,毕竟一切已成过去。

故事里有一个很有趣的桥段:在高晋生日会那天,米兰也来为他庆生,“我”一看到米兰就立刻尖酸刻薄起来,恶言恶语想赶走米兰,执起手边的烟灰缸一把砸中米兰手臂,于是“我”和高晋的矛盾一触即发。

本来作者应该继续交代两人矛盾后续,突然,他来了个极速刹车,告诉读者:等一下,停一停,我告诉你前面写的剧情都是我对戏剧性故事的幻想,我并不是第一个认识米兰的人,当初也没有发生过在马路上拦截她的事情,这个是我凭空想的,最初见到米兰的人是高晋,所以完全不存在白学现场哦,我只是想让故事变得富有戏剧性和冲突性而已……好了,故事继续。

“我”红着眼掏出口袋里的刺刀对高晋怒吼道:“我要叉了你!”高晋不但没有反抗还老实站好说让“我”叉,“我”突然变怂,声泪俱下说没想真的杀高晋,高晋也嚎啕大哭和“我”和好。

刹车之前的紧张局面真的一触即发,即使下一秒双方开火我也毫不奇怪,但是作者在这里卡了一下,非常神奇地交代了前面描述的故事是虚假的,然后又开始正儿八经地叙述故事后续,在我看来这种手法非常的一言难尽,用的好的话可以称之为精彩,用得水的话我可以理解为是剧情继续不下去了然后绕一下路继续走下去的意思吗?不管怎么说,生活时代的优势和作者自身的文字功底成就了这部经典中篇小说,同样为青春文学物语,某小四的那点所谓青春疼痛物语真的在老前辈面前完全不够看。

对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改编自王朔先生的这篇中篇小说《动物凶猛》,剧荒的时候可以去看一看来着。

打扰大家几分钟时间做个关于美食类调查问卷

希望深夜闲来无事的你能点进来瞧瞧看看,这是一个关于美食主题的调查问卷,我们实训作业需要用到调研数据,所以借助lof这个平台把调查问卷扩散,链接走起

https://wj.qq.com/s/1607089/a22e


非常感谢大家qwq

说到睡眠,来到学校后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睡过一顿好觉呢【笑】
即使晚上不修仙,半夜我也会被呼噜独奏曲或者交响曲吵醒,精神衰弱如斯。
从来不介意睡觉的时候室内灯仍然开着,也不介意在我睡觉的时候鼠标声滴滴作响,甚至不介意在我入睡时仍有说话声,毕竟那都是一时的,频率可变的。但是呀但是,呼噜声实在不能忍,一成不变的声音化作固定的频率不断震动我的耳膜,我的感官在黑暗中不断放大,在被床帘封闭的床内,我感觉空气都是震动的,大脑也跟着呼噜声嗡嗡作响起来。耳塞啊,听歌入眠什么的没用,总会有不和
谐的音素漏进大脑。
七点又要起床,我的睡眠竟连六个半小时都没有……很正常呀。

狂赌Paro目录

方便大家查看,会实时更新

大概金剑为主角,赌博为线索,讲述整个迦勒底赌博至上的故事。、

ps:每节出现的主要人物会单独打tag

1.狂赌Paro(序章)

2.狂赌Paro(1)

3.狂赌Paro(2)

3.狂赌Paro(3)

4.狂赌Paro(4)

今天在CICF打了一天工,然后被,炒了。心情莫名有点复杂。狂赌paro4大部分是在打工期间码的,我我我知道打工期间摸手机是我不对,但但但是真的没有人会在现场买LO裙的呀-_-||然后回去后大佬一声令下说“明天不开这个lo摊了,现在人手充足你明天不用来了”,于是我这个临时工下岗了,现在整个人都有点丧丧的。
本来还打算明天偷偷溜去看宝井太太签售会来着(思想很危险)……
所以这个国庆假期我就开始愉快的划水吧w明天还不用早起真开心呀哈哈哈。

狂赌Paro(4)

前提:上节说到小莫不服输给闪闪,差点引发暴力事件于是被立香关小黑屋了。这节主要讲金剑共进午餐。
没有文笔,人物大约是欧欧西的,感谢食用这篇文的你。

狂赌Paro目录

——————————正文开始————————

“唉,那可真是遗憾。”藤丸立香苦笑,“下次邀约还请您不要拒绝哦。”

“如果你能拿得出与本王等价的筹码,本王兴许可以陪你消遣一番。”吉尔伽美什头也不回英姿飒爽地让阿尔托莉雅拉着他腰上的小皮带朝食堂窗口走去。

那情景就好比主人牵着狗狗的圈绳去散步。

“等价?”看着吉尔伽美什和阿尔托莉雅远去的背影,藤丸立香喃喃自语,又似乎是说给身边的玛修听,“赌博从来都不是等价的,享受那逆转的快感才是至高无上的愉悦啊!”

在迦勒底要想获取食物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使用迦勒底内部流通的友情点进行购买。友情点只有赌博才能获得,这就说明友情点的总数一开始就是固定的。

第二种:这种情况专门针对资产为零的英灵——直接和窗口配饭工作人员进行“剪刀石头布”的一局定胜负对决,且只有一次机会。

“那,那个,这顿就算我请你了。”阿尔托莉雅干咳一声,眼神游移,面色绯红,“不要误会!这是作为你把我从莫德雷德手中解放的谢礼。”

“这么寒酸的谢礼本王可不接受。”吉尔伽美什哼哼。

“那你想怎么样?”阿尔托莉雅已经点好两份标配餐,如果吉尔伽美什不打算吃的话,她吃两份也没亏。

“亲本王一口⁄(⁄ ⁄•⁄ω⁄•⁄ ⁄)⁄。”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自己的脸。

“或者这里也可以⁄(⁄ ⁄•⁄ω⁄•⁄ ⁄)⁄。”某人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阿尔托莉雅直接无视吉尔伽美什的请求,托着餐盘找了个位置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被晾在一旁的吉尔伽美什干笑两声,跟着坐到了阿尔托莉雅对面:“本王知道吾妻在害羞,没关系,来日方长。”

午饭过后,两人沉默对坐良久。

最终阿尔托莉雅还是坐不住了:“英雄王,关于刚才的赌局,你是……”

“什么?”吉尔伽美什双手交叉撑在桌上,饶有兴趣地看着阿尔托莉雅。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出千了?”刚才的赌局,莫德雷德之所以能拿到三A两K绝不是运气使然,是作为荷官的她事先控牌所致。

“就你那点拙劣的手法被本王识破不是理所当热的吗?”吉尔伽美什理所当然地说。

“你那手同花顺并不是我控出来的。”

阿尔托莉雅仍然不敢相信,刚才的赌局自己无心派出的牌组竟然比出千牌组还要高级,如果莫德雷德谨慎一点,一开始就和她说好控出黑桃A1234(最大)牌组,除非自己洗牌失误,不然吉尔伽美什绝无逆转的可能。

“哈哈哈……诶?”吉尔伽美什一脸愕然,“难道不是你为本王控牌的吗?”

“你那迷之自信就是这么来的吗?!”阿尔托莉雅扶额,为什么堂堂英雄王在这种地方就会显得迷之傻气和可爱啊!

当然,阿尔托莉雅不知道的是只有面对她时吉尔伽美什才会露出这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阿尔托莉雅,可以告诉本王你是怎么沦为那杂种的‘家畜’吗?”竟然在本王到来之前独占吾妻这么久,这家伙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白学心理横亘吉尔伽美什心头,这让他很不是滋味,如果藤丸立香可以早点把他放召唤出来……

阿尔托莉雅当然不知道吉尔伽美什心里那点小九九,她叹了口气无奈说起:“莫德雷德是三个月前来到迦勒底的,作为新人,她在赌博这方面出尽了风头。你也知道,这孩子对我有种连我都无法理解的执着,为了让她不那么缠我,我就向她提出了对决……”

没想到,翻车了。

那之后,阿尔托莉雅作为莫德雷德的‘家畜’,要对她的命令绝对服从,例如,团队赌博的时候要听她的指令,她睡前想听安眠曲的话就要唱给她听,她赖床的时候就要亲她一口,她每天大大方方请阿尔托莉雅吃5份迦勒底豪华套餐阿尔托莉雅必须接受,明明她其实更想吃6份啊!

“这么一想,当‘家畜’还……还……”

“挺滋润”什么的她真的说不出口啊!

“堂堂骑士王才不会对这种屈辱的生活低头呢!”最终阿尔托莉雅还是艰难地回想起她的王道。

吉尔伽美什心情愉悦地大笑起来,眼角的眼泪都被带出来了:“不愧是本王看上的女人,可爱程度是世界一流的。”

“请你闭嘴。”绯色染红了阿尔托莉雅的脸颊,被夸可爱什么的她实在开心不起来,只是有点害羞而已。

“阿尔托莉雅哟。”吉尔伽美什突然神色认真,他握住阿尔托莉雅桌上无处安放的手,灼热的温度从阿尔托莉雅手背渐渐扩散。

“怎么?”阿尔托莉雅对吉尔伽美什突然正经有点不解,澄澈的祖母绿瞳眸疑惑地眨了眨。

“既然本王莅临迦勒底与你相遇,那本王绝对会互你周全,尽情依靠本王吧!”

从他来到这里他就察觉到了,这个迦勒底并不是一个单纯拯救人理的机构,作为机构的唯一精神支柱,藤丸立香的眼神是崩坏的,迦勒底的不作为和魔术王的为所欲为正加速外面世界的崩坏,而大家都在这里醉生梦死,这是打算走向全灭吗?还是御主本人有其他什么打算?这些他无从得知,那么他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和阿尔托莉雅从这场漩涡中抽身,静静旁观迦勒底最终结局。

“我拒绝。”

……刚才那些复杂的思考就当做没有存在过吧。吉尔伽美什心想。

“为什么?”

“果然还是赌博能够决定一切。吉尔伽美什,我们来赌一局吧。”阿尔托莉雅坚定了眼神,“如果你赢了,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如果我输了呢?”吉尔伽美什眼中渐渐闪起玩味的光芒。虽然他的字典从来没有“输”这个字。

惨淡的冷光灯和骑士少女眼中淡淡的绿色光芒交相辉映,显得幽深冷澈,少女朱唇轻启,一字一顿地说:

“请你和他们一起陷入狂赌之渊吧。”

(未完待续)

作者碎碎念:这次国服夏日祭活动感觉打起来好烧脑,如果为了加成就得放弃配置,为了效率就得放弃加成,咸鱼卡组打起来真伤肝qwq所,所以,有大佬愿意给我揪腿毛吗ヘ(・_|

因为明天去cicf打工,所以,看摊过程中就码………码字吧╮(╯▽╰)╭
国庆呀,祝各位小伙伴国庆中秋快乐www

恩奇都x咕哒喵

前提:懂猫语的恩奇都和咕哒喵的故事,里面有点金剑元素,结局emmmmmm

——————————正文开始————————

迦勒底小区最近来了一只黄白相间的小花猫,柔软的毛发在太阳底下舒服地蜷成一团,尾巴惬意地时卷时舒,眼睛眯起甚是可爱,惹来了不少爱猫人士的喜欢。

没有人知道这只猫是谁养的,它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来到小区扎根了,爱猫人士于是给它备了一个小巧精致的小碗,一到饭点就给它放上猫粮,它通人性似的会用尾巴蹭蹭他们的手以示感谢,然后津津有味地吃起猫粮。

人们给这只无名的小猫取名为“立香”,别人叫它“立香”,它就“喵”地应一声,那乖巧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把它抱在怀中用脸蹭蹭它的毛发。

[呵,这群愚蠢的人类,只要像这样装出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就对我毫无防备了呢。]立香心想,于是它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女性人类丰满的怀中洗面,那柔软的散发芳香的胸脯让它流连忘返。

这天立香一如既往地躺在公园塑胶滑梯享受着太阳的恩泽,旁边一名金发少女一脸陶醉地挠它的下巴,头上的呆毛随着愉悦的心情一晃一晃的。

“这杂种猫有那么可爱吗?”立香睁开眼抬头一看,一名穿着黑白休闲服赤瞳金发的青年就蹲在少女身边,看到少女对立香这么爱不释手,表情有点臭臭的。

“吉尔伽美什,身为一国之王你竟无法体会猫咪的可爱之处,你真是可悲。”少女拿出小鱼干在立香面前逛了逛,立香意思意思扑棱伸出爪子扑了个空,于是放弃了小鱼干,挪了个位置继续晒太阳,少女见状便将小鱼干放在碗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她朝吉尔伽美什伸手,“走啦回去吃饭了。”

备受冷落的吉尔伽美什瞬间泪目,他握住少女的手:“阿尔托莉雅,你终于看我了!”

“你存在感那么闪,不看你都不行啊。”阿尔托莉雅没好气地说。

立香目送渐行渐远的两人牵手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吐了吐舌头。

[我要吃猫粮啦!干嘛把狗粮扔给我!]

阿尔托莉雅和吉尔伽美什经常过来看望立香,虽然他们(只是阿尔托莉雅单方面)有收养立香的意愿,但是立香不想跟他们走。

一只猫自由自在的多好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用去打各种痛痛的针,不用每周都被香波什么的薰的死去活来……这些它都没有经历过,是在流浪时遇到一只老家猫对它说的。

老猫安于现状,混沌的眼神让它感到寒心。

那样的猫生还有什么意思?在那里蹭了几天饭它就走了,后来来到这迦勒底小区。

“你这只猫挺有意思的嘛。”背后无声无息地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立香背部的毛不禁倒竖起来。

它警觉地回头一看,一个翠绿长发随意披肩身穿白色常服的美人儿正弯腰俯视它,淡金色的瞳孔闪着变幻莫测的光。

[没见过的大姐姐,挺漂亮的嘛。]立香内心品鉴了起来,随后将视线转移到她胸前那片平原,感到有点惋惜,[不过蹭起来应该不大舒服。]

美人苦笑了下,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挠了挠立香的下巴,语气稍微沉下几分,说:“哎呀,被你误会真是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女性哦。”

前一秒还很享受的立香下一秒就吓得跳开躲在滑梯背面伸出半个脑袋瑟瑟发抖地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青年。

“喵喵喵?”[你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要这么警觉嘛。”青年来到立香面前蹲了下来,面对面直视它,他朝立香伸出手,“立香出来吧,在缝隙里卡太久可能会出不来哦。”

[你在小看猫咪的柔软性吗?!不对,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啊!]立香这个名字既是小区里的人帮它取的,也是它的本名,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巧合。

青年噗嗤一笑,手搭在塑料滑梯上稍微下压,立香藏身的缝隙越来越紧迫,在还没彻底被困之前,立香赶紧跳出,背部弓起,龇牙咧嘴地瞪视眼神的人。

“你总算出来了呢。”

[你这人里面切开是黑的吧。]

“哈哈,也许。”

这样的人立香第一次遇到,既不会对猫咪表现出痴汉迷醉的神情,也不会漠然无视,但他能恰到好处地把握猫咪的性格,不像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人类总用一种怜悯的慈爱心情来对待它,硬要说的话,这个人在以猫的视角来平等待它。

这样的话,装可爱装无辜装楚楚可怜什么的,它不需要伪装了!

立香大胆走到青年面前,高傲地仰起头,语气恶劣地喵:[既然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你也该介绍一下自己吧。]

青年再次朝立香伸出右手:“我叫恩奇都,最近才搬来迦勒底居住,请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立香伸出前爪,肉团朝下重重地搭在恩奇都掌心上。

恩奇都轻轻握住立香的爪子摇动几下,一人一猫就这么确立了某种微妙的友谊。

“立香是什么时候来到迦勒底的呢?”

日上三竿,太阳渐猛, 恩奇都和立香坐在滑道口,那里有遮阴的小篷,大片阴影投在他们身上,微凉的清风拂过他们的身体,甚是清爽。

[两个月前。]平常这个时候它应该在午睡,但是某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在撩它聊天,这下睡意全无,于是它躺坐在恩奇都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

“哈,我比你还早一个月。”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之前因为身体不好,挚友都不让我出门。”

挚友?

“就是刚刚那个一脸臭屁看你不爽的吉尔伽美什。”

哦,原来是他呀……喵的,你又读我心。立香白了白眼,它已经接受恩奇都通兽语这个设定了。

[那你现在能出门了?身体好了吗?]立香转头看向恩奇都,他的皮肤异常白皙,近乎透明,仿佛眨眼后的下一瞬就会消失不见,那是长期在室内没有外出的象征,难怪立香在小区待了这么久都没见到恩奇都。

“算是好了吧。”

[这什么回答呀?]复杂的问题立香不太懂,也不想深究,它晃着尾巴继续享受午后悠闲时光。

“立香,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看看你的右手。]

恩奇都打开右手,掌心上印着一枚黑色的小巧猫抓印。

[这个是友情的证明哦。]立香得意地说。

“难道不是因为太久没洗爪?”恩奇都反问。

“喵!”立香扑到恩奇都手上装腔作势地啃咬他的手。

“哈哈哈,我说笑的。”恩奇都笑着提起立香的后颈,把它放到自己腿上轻柔地抚摸起来。

【写不下去了,算是完结了。】

qwq,非常痛心,原本想更新狂赌Paro目录,然后失手删了………快深夜四点了。醒来后再重新做目录吧,晚安。

狂赌Paro(3)

前提:本文主金剑,然而这集金剑要素有点少。文笔啊ooc什么的已经懒得说了qwq感谢看下去的小天使

狂赌Paro目录

——————————正文————————————

逆转性的结局让现场变得一片唏嘘。

“本王赢了,阿尔托莉雅,继续为本王介绍迦勒底吧,御主介绍给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是吗?”吉尔伽美什微笑,朝阿尔托莉雅伸出手。

阿尔托莉雅犹豫着,最终还是伸手搭在吉尔伽美什手上:“还是先去吃饭吧。”

当阿尔托莉雅与落败的莫德雷德擦肩而过,莫德雷德拉住了她,表情像极了耷拉着耳朵求安慰的小猫,她语气非常失落:“父王,不要走,你,你忘记了吗?你是我的‘家畜’啊!”

阿尔托莉雅挥掉莫德雷德的手,面若冰霜:“曾经是,但是你输了,现在我自由了。”

“那我们再赌一次,用你我的英灵生涯做赌注!”她的眼神近乎疯狂,对亚瑟王的执着已经到了不惜毁掉自己的地步。

蓝色长裙少女叹了口气:“莫德雷德,这就是你为何无法为王的原因啊。”

“直到现在你都不承认我吗?”长长的刘海盖住了莫德雷德那双愤恨的眼睛,她紧咬下唇,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

在阿尔托莉雅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吉尔伽美什走上去,一手掐住了莫德雷德的脸,迫使她仰起头与他对视,来自王的威严与气场随着说出的话可怖地散发了出来:“你这臭小鬼还要撒娇到什么时候?阿尔托莉雅不理你就一副毁天灭地的嘴脸,在本王看来不过愚者之姿。”

莫德雷德挣扎着,被掐的脸疼的骨骼仿佛要变形,她奋力抓住吉尔伽美什掐住她脸的手想一把扯开,然而来自脸部的挤压不但没有松动反而更加紧迫。

“你——这——混蛋!”莫德雷德面目狰狞,既然上盘不行就攻下,于是她直接朝着吉尔伽美什裆部狠厉踢去。吉尔伽美什看穿了她的动作从容松开手往后退去,莫德雷德由此得到自由。

她转动手腕,关节“喀喀”的声音特别响:“找死吗!”拳头不由分说朝吉尔伽美什砸去,速度之快连吉尔伽美什都无法完全避开,眼看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就要挂彩。

“好啦好啦,到此为止哦。”愉悦的声音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中格格不入地响起,拳头在距离吉尔伽美什一指宽的距离便被外力制止了。

“前辈,我做得可以吗?”长长的刘海遮住半张脸的少女一手握住莫德雷德的拳头,露出的眼睛闪闪发亮地注视愉悦声音的主人——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笑了笑:“做得很好哦,玛修,回头会好好给你奖励哦。”

一听到“奖励”,玛修的笑容更加灿烂:“是,谢谢前辈。”
藤丸立香眯眼笑得像人畜无害的天使,她笑对莫德雷德说:“小莫,迦勒底禁止公然发生暴力事件,你知道的吧?”

“啧,那又怎么样?”

“关三天小黑屋吧。”

“哈?又来?!我不想和那群疯子待一起啊,把我关在自己的房间闭门思过怎么样,这次会好好反省的啦!”显然,莫德雷德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关进小黑屋,而且这一次她也毫无反省之意。

刚刚笑的纯真可爱的藤丸立香下一秒眼神冰冷,她不带任何感情地直视莫德雷德,语气透露着无情:“有一件事你要搞清楚,这不是请求,是命令。”

“需要我叫大家架着你走吗?”下一秒她又切回亲切的表情,仿佛刚刚阴暗的人格只是时空造就的偏差。

“不用了,我自己会走!”

莫德雷德甩开玛修的手,临走前狠狠瞪了吉尔伽美什一眼:“你给我等着!”

莫德雷德走后,藤丸立香上前对吉尔伽美什深深一躬,略带歉意地说:“迦勒底经常这么吵吵闹闹的呢,还请英雄王您能多多包涵。”

“无妨,本王还不至于心胸狭隘到对区区一个杂种一般见识。”吉尔伽美什双手环胸傲慢地接受来自藤丸立香那心照不宣的道歉。

“刚刚您和小莫的博弈真的非常精彩呢。”藤丸立香一脸陶醉地回想刚刚的赌局,“无论是胆识还是智谋还是运气,英雄王您都是非常出色的呢。”

“哼,你倒是挺有眼光。”吉尔伽美什冷笑。

“啊啊,真想和您来一场赌博呢。”藤丸立香眯眼微笑,眼中缓慢流动的光像深沉窒息的流沙,让人无法挣扎脱出,她伸出手作邀请状,“呐,和我赌一场吧?”

正当吉尔伽美什想说什么的时候,目睹全事态一言不发的阿尔托莉雅轻轻拉住吉尔伽美什的手指。

吉尔伽美什笑了笑:“本王拒绝。”

“诶——为什么啦?”橙发少女撅嘴,显得失望至极。

吉尔伽美什反握阿尔托莉雅的手:“因为本王接下来要和阿尔托莉雅共进午餐,任何人不得打扰。”

(未完待续)

作者唠唠叨叨:这集金剑要素依然很少,非常谢谢大家能有耐心看下去。这文大概要走正剧风了,糖要素应该不会太多,但是能发的我都会发,不单单金剑,其它西皮也会有的。本文的咕哒子是个性格阴晴不定的御主,原本并不是这样的,她也曾经是[正义的伙伴],变成这样是因为她曾在迦勒底或者其它某个特异点经历了什么事情,于是顺带着迦勒底里的英灵也跟着病起来……而闪闪来到迦勒底后也会跟着病起来吗?还是像对待时臣一样驱使某个角色对咕哒子捅一刀呢?阿尔托莉雅的身份也不简单,后面也会逐渐揭开。。。。感觉这和剧透已经没什么两样了,真怕自己智商受限填不了……